他,安安靜靜愛台灣    文/記者 陳正王

  
 頂著大太陽看診



  
 小兒麻痺猖獗的五十年代,譚維義院長(第三屆醫療奉獻獎得主)共幫助三百多位 的不幸孩童站立行走 為他們殘缺的身軀點燃生命火把.

  當政治人物熱血高呼「愛台灣」時,譚維義安靜的三十七年,已經為「愛」下了一個完美的註解。

  當人們的省籍、地域,被貼上各種意識形態的標籤,成為政客謀求利益的工具時,從美國來的譚維義,眼中只有病人,無分台東人、台灣人或美國人。

  當許多醫師以奉獻之姿來到台東,得到媒體的大幅報導,卻又在幾年以後以小孩的教育等各種問題,悄悄離開台東時,譚維義的三十七年,直如天文數字。

  當人人稱羨醫師的高所得時,譚維義台東行醫三十七年,卻依舊是兩袖清風。

  當大醫院的醫師一個上午可以看百來個病人時,譚維義看個病人卻依然需要十五、二十分鐘,因為他是看「人」,不是看「病」。

  當譚維義三十七年的付出,成為東基改建募款最佳夙型典範時,譚維義卻依舊謙沖,不認為自己有任何可供誇耀之處。

  譚維義空空兩手離開台東,但他卻留給台東民眾,甚至台灣民眾,一個愛的最佳典範。
  
   而這些,都只因為他當年的一個決定,以及始終不渝的堅持。

轉載自2001-03-14自由時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