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海岸原住民的醫療天使-譚維義      

  八月的台灣,正值盛夏,而位於東隅的台東市,氣溫高達攝氏三十七、八度。燠熱的空氣夾雜著帶沙的風,每個人都揮汗如雨。傍晚六點多,天光猶亮,縣立文化中心大會堂,裡外人潮湧進湧出地忙祿著;大門口簇擁著各武花籃、賀環。民眾全家出動攜老扶幼從各個角落趕來,各族群的原住民更是身著鮮麗的傳統服飾結群結隊而來,有排灣、卑南族的青少年,有魯凱、阿美族的婦女,也有布農族青年男女....他們都將在今晚文化中心的盛會中,表演舞蹈與歌唱。
   原來今天是台東人歡送『台東基督教醫院』創辦人譚維義醫師,在台奉獻行醫三十三載,即將退休返回美國的日子。台東基督教醫院特別為譚醫師夫婦榮退,舉辦一場『歡送晚會』。雖然譚醫師一再謙辭:『不敢當,我所做的只是我應該做的。耶穌派我來,我就做。』但多年來接受他愛心醫治、照顧的台東人,無論如何一定要辦這一場溫馨感人的歡送會,藉以表達他們對譚醫師奉獻大半生給台東的恩情與感念。
   場地是郵政局長林領旭先生主動幫忙借的。當年他的父親病重時曾受譚醫師愛心診治,今天他自己也是帶著開刀後尚未痊癒的身體來參加的。台東縣長陳建年以及前任縣長鄭烈,和許多地方上的賢達人士都出席了這場盛會。更難得的是,許多是譚醫師多年不見的老病患,他們紛紛從台灣各個角落趕來參與盛會,為他『送行』。
  譚維義醫師看到當年他來台第一位開刀的病人莊清吉先生時,不禁驚喜地用中國話說出:『莊先生,好高興看到你:』卑南族的莊清吉,當年罹患肝膿瘍,譚醫師從他腹部吸出一千多西西的膿。當時醫療設備此現今差很多,這位病人當年病情痊癒的機會並不大,但因著譚醫師的盡力,他從死神手中奪回一條命,且活到今天。

<阿督仔醫生>
  十年前因一場車禍摔碎脊椎骨,以致於下半身下能動彈的李美嬌小姐;十八年前意外從樓上摔下,頸椎嚴重受創,終身不能行走的卑南青年林豪勳先生,今晚都坐著輪椅上台,訴說當年病重時如何受到譚醫師的照顧與鼓勵。如今他們兩人雖然『身』殘,『心』卻不殘。林豪勳學會用嘴敲打電腦,致力於卑南語彙記錄保存工作。而李美嬌這位長得十分清秀的女孩,十年來,從傷心、絕望、怨恨一直到今天,走出陰霾自閉,進而成為經常『穿梭』在醫院幫助、安慰其他病患的天使。他們克服苦難,生命成長的過程,都有著譚醫師的一份異國之愛。
  這位台東人所熟悉、敬愛的『譚爸爸』、『譚爺爺』,台灣人口中的『阿督仔醫生』,一九二九年出生於美國堪薩斯州,是家中的獨子。 『小時候,常看到我父母幫助窮苦的人,尤其每年的聖誕節,他們都會準備食物送給貧窮人家,所以我從小就發現最快樂的事就是幫助別人。』譚維用他帶著洋人腔調的中國話微笑著說道。
  初中時他們全家搬到芝加哥。高中時,看到伯父因酗酒導致失業、離婚,最後被送到精神科醫院,乃至死亡。使他意識到人要如何選擇過一個有意義的人生,是多麼的重要。 他從伯父所遺留下來的黑色小盒子中發現了一本聖經,於是每天開始利用坐車的時間讀它,總共讀了三十遍新約的『約翰福音』。從此開始熱心追求真理,成為基督徒。 大學時他唸的是化學,成績很好。學校一位輔導老師看他很喜歡幫助人,建議他將來做一名懸壺濟世的醫生。譚維義說:『那時我受到上帝的感召,決心要獻身做一名宣教士,於是再進入醫學院攻讀,準備將來當宣教醫生。』
   一九五三年,他與譚秀麗(Silly Denmis)結婚。五四年醫學院畢業,長女也在這一年出世。
   那時譚維義的一位大學同學在非洲傳道,經常寫信給他,告訴他非洲亟需醫生前去幫助。他和太太也已商量好要一齊去非洲從事醫療宣教工作。沒想到一封寄自太平洋上小島台灣的一封信和照片,改變了譚維義的宣教之途。

<兩百個孩子排隊等開刀>
  原來那是他所屬的基督教協同會,差派至台灣的宣教士葉牧師寫回美國的信,請求差會差派醫生到台東來幫助那裡的原住民。卅幾年前的台東,物質環境很差、醫療落後,很多原住民患有肺癆、皮膚病、砂眼、寄生蟲、毒蛇咬傷、骨折....等各種病症。
   譚維義從照片上看到台灣的原住民,不但長得跟印第安人很像,連病也很相似。他在大學時就很關心印第安人,常參加教會團體去幫助印第安人,為他們看病。當他看到照片上的阿美族人時,很自然地心生關懷憐憫,覺得這就是上帝要他前去幫助的族群。 .
   一九六一年譚維義偕妻子攜著四個稚齡的孩子,坐貨艙從舊金山出發,途經日本來到台灣。
   『我還記得,我家老四是在船上過周歲生日的。』譚醫生回憶著當時情景說道。
   前兩年,他們在台北學中文,這是譚維義夫婦到台灣之後覺得最困難的事。『因為中國話的確是不容易學的語言,對一個美國人來講。』譚醫師說道。
   那時他們教孩子們第一句會說的中國話就是:『我家住在溫州街九十八號。』以免孩子萬一走丟,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! 為了溶入台東當地的族群文化,卅三年來,譚醫師不但克服困難,說得一口流利的國語,他還會說台語以及阿美族話。 兩年後他到屏東基督教醫院支援兩年,好讓那些來自挪威的醫生可以返國休假。這期間,他每個月至台東縣的一個僻遠小鄉『成功』駐診一至兩星期,為阿美族原住民看病,並和當地宣教護士德樂詩成立成功診所。
   在屏東基督敦服務期間,正值台灣小兒麻痺症橫行,骨科專家的譚醫師曾為無數罹患此症的孩重開刀手術,『那時差不多有兩百多個孩子排隊等待著要開刀。』譚醫師說。這些曾受到譚醫師醫治照顧的病患,如今都已長大成人,直到今天仍很感激譚醫師。
   有一年的農曆過年期間,譚維義醫療巡診來到成功鎮的都歷村,罹患肝膿瘍的卑南族人莊清吉來求診。譚維義看到病情十分危急的他,急需立刻動手術,於是把他帶到省立醫院急診。過年期間,院裡只有一個下會操刀的年輕值班醫生,礙於院規,譚維義無法進入手術房使用醫院設備,但他總下能眼睜睜地看著病人過世,幾經交涉,才被允許進入,他為病人放出一千多西西膿血後,莊清吉的一條命才得以 保住。
   這事以後,他深深感到醫療資源貧乏的台東,光設門診是不夠的,實在很需要設立一所基督教醫院。這樣不但可以幫助更多病人,亦可以挽回許多危急的生命。
   他決定返美奔走募款。終於在一九六九年由基督教協同會,創辦了台東基督教醫院。創院之初,經費困難,醫療器材極為短缺。譚維義每一次回美國,總是四處奔走向教會尋求支援。每逢藥品不足,器材缺乏時,他返美時就到醫學中心打聽有無醫院『汰舊換新』的第一代器材可送給台灣使用?醫院的資深護士透露,譚院長還是個機器天才,很多舊器材到他手上都能化腐朽為神奇,經過他的巧手改裝,還能在醫院使用很多年。
   台東基督教醫院內的很多位美籍傳教士醫生,也都是因他遊說深受感動而奉獻來台的。像與譚醫師同獲八十三年偏遠地區醫療奉獻獎的蘇輔道醫生,以及八十二年獲獎的小兒科專家龍德樂醫師,都是他信仰及工作上的好夥伴。他們兩人分別在一九七二年七八年全家來台東基督教醫院服務,一待就是十幾二十年。在他們的眼中,譚醫師一直是個最好的醫師榜樣,也是他們最親愛的老大哥。

<提供工作機會給原住民>
  早期台東基督教醫院的護士和基層工作人員幾乎都是原住民,因譚院長樂意提供工作機會給他們,好讓他們生活安定。這些工作人員,個個都很敬愛他們的大家長-『譚爸爸』。從譚醫師對待病人的愛心、耐心和關懷態度,她們也學會對待病患、服侍病人要真心誠意,因為『我們是做給上帝看的,而不是做給人看的。』
   在醫院擔任護士工作已有十四年的嚴春美,就是原住民。她自稱所有的工作經驗都是譚院長和德樂詩護理長訓練出來的。她跟著譚醫師工作多年,最佩服他從不嫌棄病人髒或臭。有的病患身上長膿十分難聞,譚醫師總是很有愛心的為患者更換藥和紗布,為了判斷是何種細 菌,和傷口痊癒程度,他甚至還會把紗布拿起來,用鼻子聞一聞。這已經不是一般醫師所能做到的。
   有一次,嚴春美騎車出車禍在醫院裡住院,譚醫師深夜開完刀後已經很累了,還特地去病房找她,發現她感冒很重,鼻子塞住無法呼吸,藥局裡的人都已下班,譚醫師想到他家裡還有一瓶噴鼻子的藥,便在十二月寒冷的冬夜趕回家,拿藥給她用。使她呼吸順暢,得以入睡。
   嚴春美談起這段多年往事,仍然激動得哽咽掉淚。她說:『譚醫師對待病人就是這麼無微不至。我只是個小小的護士,他大可不必這樣為我奔走一趙。他這份愛心實在非常令我感動。這也是我十幾年來,無論如何,堅持在這裡工作下去的原因。』
   在醫院裡負責廚房供應事務的葛媽媽,在台東基督教醫院前後工作了十三年。她說在這裡工作,她學到了外國宣教醫師的好榜樣,賺到做人處事的寶貴經驗。她自己本身和她的兒子都是受過譚醫師大恩大德的病人。
   廿年前她卅四歲才生下長子,兒子在高雄出世後八天,因肛門痔漏,整天病得啼哭不停。她抱著孩子四處求診,醫生都說嬰兒太小下能開刀,有一位甚至說得等到七年後才能手術。葛媽媽天天看著心愛的孩子哭啼下止,心如刀割,恨不得能替他受苦挨疼。
   孩子十個月大時,有個婦人看她們母子這樣很可憐,建議她去看台東基督教醫院的『阿督仔醫生』。 『譚醫師真的是醫術很高明,我兒子的病,到他手上,透過他的檢查、治療、塞藥、開刀,十天後,很明顯的轉好很多,小孩大便時可以解出一整條。我好感謝他醫好我的孩子。如果再繼續治標不治本,我的孩子不知要再受多少苦』。葛媽媽心存感恩地說道。
   她為了報答譚醫師的恩情,當獲知醫院徵求一名廚房工人時,便決定前來應徵,不計薪水高低。兩年多前,她因脊椎骨脫落,需要開刀,譚醫師非常關心,親自出面為她寫信安排到馬偕住院開刀。  『譚醫師經常因為看診、開刀或巡房,錯過吃飯時間,這時無論我為他弄什麼簡單的飯菜,他都贊不絕口。他向來粗茶淡飯就很滿足,從不挑剔。不像我們自己的同胞,每天面對七、八道自助餐還挑嘴,嫌這不好吃、那不對味。』葛媽媽說道。

<他的背為台灣同胞而駝>
   位於台東市開封街的台東基督教醫院,大門口的玻璃有一句摘自聖經的話: 『祂醫好傷心的人,裹好他們的傷。』這句話,正是台東基督教醫院的宗旨,也是這幾位基督徒醫生的行醫寫照。
   在院內擔任社工及公關工作的蔡秀卿小姐說,身材高大的譚醫師的背是為台灣的同胞而駝的。他每天要看許多的病人,為病患開刀,還經常到學校彎腰為孩子們做健康檢查,也常開一個多小時的車到教養院、小兒麻痺之家做智障鑑定,每天從早忙到晚下來,幾乎直不起腰來。
   蔡秀卿還說,最令人佩服的是,譚醫師夫婦安貧樂道,過的是極簡樸的生活。他不支領醫院的薪水,只靠協同會微薄的供應。為了節省機票錢只好輪流回美探親。當譚醫師沒騎那輛『二手』摩托車而騎腳踏車時,也就是他沒錢買汽油了!
   他們的孩子從小也都和阿美族小孩一起玩,求學階段只好送到台中的馬禮遜(Morrison Academy)學校,一所專門給外國宣教士子弟就讀的外語學校就讀。
   台東基督教醫院副院長林淳明指出,孩子的教育,一直是很多外國宣教士所懸念的一個問題,他們奉獻了自己,往往也得犧牲了孩子接受本國正規教育的機會。
   『這也是台灣很多醫生不願下鄉服務的理由之一。因為他們擔心到偏遠地區,將來影響孩子就學的環境。』林淳明說道。
   譚維義醫師伉儷情深,兩人談到心愛的五個子女,臉上洋溢著喜樂滿足的笑容。
   他們如今都已長大成人各有歸宿。因受父母的影響,他們個個都熱心服事上帝,三個女兒結婚後都與夫婿在比當年的台灣更落後的地方,從事幫助貧窮者並傳福音的工作。
   家在台北,十一年前投入台東基督教醫院擔任行政企劃工作的林淳明先生說:『稱譚醫師是世界上最好的醫生,一點也不為過。他不但有愛心,醫術高明,每當遇到棘手的病例時,他再三翻閱最新醫學書研究,寫信給全世界的醫生,向他們討教』。

<引進蛇槍及蜜蜂叮療法>
  台東是個毒蛇叢生的山區地帶,常有被毒蛇咬到的病患。有些因急救延誤而喪命,或手腳潰爛。譚醫師有鑑於此,自美國引進電擊療法的『蛇槍』,可使被毒蛇咬到的人『解毒』。經常在山區活動的人或登山野營隊的人,紛紛前來要求購置,以便萬一時能及時解毒。
   這項電療法,譚醫師也曾用於為病患去除腿部積膿,效果亦很好。
   在台東基督教醫院擔任院長秘書的黃英嬌小姐,今年廿九歲,兩年半前忽然得了和作家杏林子相似的類風濕關節炎。這是一種慢性病,很難治療,只能減輕疼痛。黃英嬌曾到好幾家大醫院求診,都末見好轉。
   去年二月病發時,黃英嬌痛得無法走路,只能坐輪椅,躺下時幾乎無法翻身。身為院長的譚醫師,看到她這麼痛苦,就拿了一本英文書給她看,裡面介紹一種蜜蜂叮療法。
   『妳自己決定,想不想試試看做這個治療?』譚醫師對她說。
   黃英嬌心想既然這麼痛苦又到處求診無效,何不試試,於是就向譚表明她想試試的決心。
   譚醫師為了醫治她,不辭辛苦親自到養蜂場向老闆要蜜蜂,長期為她叮關節治療。整整治療一年了,這期間黃英嬌沒有再復發。她已經叮了一千多隻蜜蜂,而這一千多隻蜜蜂都是譚醫師因著和蜂場老闆的交情,免費送給他的。別人想要還要不到呢!
   黃英嬌想起譚醫師一年來不辭辛苦拿著罐子親自為她跑蜂場,心裡無比感激。她說:『中國人說,遇到貴人,我想我就是了!如果我不是在這裡工作,如果沒有譚醫師熱心幫助我,我當在想,十年後,我也許就像杏林子那樣了。』身為基督徒的她,不禁由衷地說,她實在很感謝上帝,透過譚醫師來救她。卅多年來,譚醫師就像上帝差來的善心天使一般。他的愛,散佈在台東許許多多的角落,難怪他和太太上街買菜時,菜販會說:『譚醫師,我不能收你的錢。』當他去修理腳踏車時,他醫過的病人會免費替他服務。台東的原住民更是因感念他的醫治,而用他的名字為孩子取名。

<故鄉九十高齡老母在呼喚>
   譚維義院長默默為台東同胞奉獻了畢生青春歲月,如今他已屆退休年齡,差會希望他退休返鄉,安享餘年。他的九十高齡老母親也在故鄉呼喚著兒子歸來,她說:『兒子,我奉獻你給神用了這麼多年,現在你年齡也大了,你退休好不好,讓我『享受』一下你在我身邊的日子。』
   譚醫師這『一粒美國來的麥子』,已在台東發芽生根。默默辛勤耕耘了三十三載歲月,贏得了台東人的信任、尊敬和愛。這次若不是因著與他同工多年的同事的舉薦,獲得第三屆醫療奉獻獎,他澤披東台灣原住民的佳美腳蹤,從未被報章雜誌等媒體注意過。退休前夕,李登輝總統特頒發紫色大綬景星勳章,表彰他在台灣行醫三十三載,為台東民眾所作的奉獻。李總統推崇他這種無私無我的精神,足堪世人典範。
   這些遲來的掌聲,在譚維義眼中都不算太重要。他所看重的乃是一生遵行上帝的旨意,實踐耶穌的大愛:從台灣退休後的譚維義,先回到柯羅拉多州陪伴九十歲的母親,他還要到中國大陸山西省鄉下,支援女兒女婿在那裡的醫療宣教工作。雖然他一生所從事的是人人稱羨的賺錢行業-醫生。但他卻只靠基督教協同會每月給他微薄的薪資養家,從未替自己積攢任何財富。很多人擔心他退休後,仍然兩袖清風,譚醫師卻說: 『我很喜歡聖經腓立比書四章十一、十二節:『我無論在甚麼景況,都可以知足,這是我已經學會了。我知道怎樣處卑賤,也知道怎樣處豐富、或飽足、或飢餓、或有餘、或缺乏,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祕訣。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,凡事都能作。』
   這正是譚醫師一生恬淡自如,淡泊名利的人生觀與價值觀。

<中國醫師你在那裡>
   揮別台灣之前,譚醫師忍不住發出沉重的呼籲:『中國醫師,你在那裡?』他希望有更多本土醫師願意到偏遠地方去貢獻醫術。他的未了心願是:希望台東基督教醫院能募集到兩億經費,將現址兩千多坪土地擴建為地區教學醫院,從現今的四十八床位擴充為一百一十床。為台東人提供更完善的醫療設施。
   林淳明副院長說,當年台東基督教醫院是從外國善心人士所募得的經費蓋的,如今台灣的經濟起飛,人人都有錢,都過著富裕的生活,譚院長希望新的擴建計畫,由中國人來完成。今天的台灣人,應該有這份能力了!
   『一粒從美國來的麥子-歡送譚院長晚會』在一曲『願耶和華賜福保護你』的溫馨感人歌聲中即將落幕。譚院長伉儷站上台前接受獻花,台上台下都被淚光糢糊了身影。離情依依,台東人心裡萬般難捨,終須一別。再見了,親愛的譚醫師!從初抵時連一條柏油路都沒有,一直到卅幾年後的今天,台東市高樓四起,家家戶戶有摩托車、轎車....。台東這一塊『台灣最後的淨上』,何其有幸,能擁有這位上帝差來的愛心天使卅三年。台東人永遠記得你,水遠愛你!

<本文節錄於行政院新聞局出版(1995.5) 和風系列(6)-我心長春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