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的偶然、上帝的計畫     文/創院院長 譚維義醫師

  亞伯特‧愛因斯坦( Albert Einstein )常常由司機帶著他到各處演講,司機因此有機會就一個講題多次聆聽,因此耳熟能詳。有一次 Einstein 到某地演講,司機遂躍躍欲試代講。於是,司機與 Einstein 互換角色,由司機主講。他侃侃而談,頗有架勢。演講完畢,觀眾提出問題,當然這臨時的狀況不是冒充的講員能夠回答,但他不疾不徐的說:「你的問題很好,但這問題並不難,連我的司機都能回答,就由他回答。」這時,正牌的 Einstein 就以司機身份回答問題。我今天就是那名司機,可是沒人幫我回答問題。

  舊約聖經記載了許多真人的歷史,包括:亞伯拉罕、雅各、約瑟 …… ,他們生命中的困難卻是上帝成就美意的計畫。以約瑟為例,他實在算是個倒楣的人,由於父親的寵愛,招致兄長們的嫉妒,商計要殺他,其中一位哥哥流便力勸不可取約瑟性命,另一位兄長猶大就建議將約瑟賣給以實瑪利人,這時他年方十七歲;約瑟遂被以實瑪利人帶到埃及。這是約瑟多舛命運的開始。

  約瑟被法老內臣、護衛長波提乏從以實瑪利人手中買下,並深受主人信任,全權委託他管理家務。由於約瑟生得俊美,主母(波提乏的太太)投懷送抱,被約瑟所拒;主母就誣陷約瑟調戲她,約瑟因此被下在獄中。約瑟誠如英文諺語所云:「 The point of an awl will come out of the sack. 」,陋室難掩其鋒芒,在獄中他能為人解夢,且夢境成真。約瑟解酒政之夢,說他能出獄並恢復官職,並請他在法老面前救他出獄。然而酒政官復原職後,卻忘了約瑟這位患難之友。約瑟年輕的歲月,就如此耗費。

  過了兩年,法老王作夢,遍召術士、博士來解夢,無人能圓解。這時酒政才想起在獄中為他解夢的約瑟,薦之與法老。法老遂差人提約瑟出監,這時約瑟已是三十歲的人,法老面告其夢,約瑟為法老解夢,使法老王為日後的飢荒存糧。約瑟也否極泰來,被立為埃及宰相。日後,飢荒發生時,約瑟的父親一家子,因而能遷徙至埃及,逃避災難。

  在約瑟受苦的日子中,他知道神就是神,雖然他不明白當時發生的苦難的原因,但他學了忍耐。上帝用約瑟個人的苦難,拯救以色列人免於飢荒。在我們人生的路上,真可以發現神的計畫。

  當我第一次開車從屏東到台東行醫時,我們駕著四輪傳動的車子走在山巔水澗。我們的車子有時跑在河床上,涉水而過;有時趁著火車沒到時,沿著鐵軌行駛,有一回我們就問守鐵路的人員,現在能走嗎?他看了看錶,說,你可以走,但不要太慢;我們就駕著車子上鐵軌了。

  我第一次到玉里,那裡住了一位傳道人 Rev. Bradley ,雖然彼此不太熟但我們知道他,於是就決定去拜訪他。當我們到達時, Rev. Bradley 來應門,他見了我就興奮的說:「 You are God's answering to our prayer. 」原來他們正在禱告會,因為一位布農族的長老被百步蛇咬了,被送到省立醫院,醫師說要鋸他的腿,家屬不同意,不肯簽字,雙方僵在那裡,不知如何是好。於是眾人禱告,就在這時譚醫師到達。

  Rev. Bradley 邀請我一起去省立醫院,我心想:第一、在老家 Minnesota ,沒有毒蛇,完全沒有經驗處理被毒蛇咬的病患;第二、自己又不認識醫院裡甚麼人;第三、自己是外國人,對省立醫院沒有任何職權,他們怎麼可能接受我處理他們的病人。儘管心中如此想著,我還是跟著他們到醫院,進到醫院都沒看到人,我們就到處找人,走到一個房間,我們開門才發現人都在手術室這裡,每個人臉上帶著大口罩,根本無法辨識他們的臉孔。但我突然聽到一個聲音叫:「譚醫生,請幫忙!」原來這是李醫師,他是醫院的負責人,他原在嘉義榮民醫院服務,曾到屏東基督教醫院向我學習小兒麻痺的開刀,要稱我為老師。真巧!

  我對毒蛇咬傷的治療毫無經驗,知道被毒蛇咬後,血無法凝固,會血流不止。這名長老的眼、耳、皮下一直出血,腿上的傷口更是流血不斷。看了這情形,我先用刀在腿上的傷處劃了兩刀,讓化膿的傷口把膿流出來,再詢問他們有沒有羊腸線,他們說:有。我就不用試線,而用羊腸線縫傷口。其次,我看到病人無法止血,就決定為他輸入新鮮的血,因為新鮮的血裡面含水多,免得腎臟阻塞而致命。我就在醫院花兩小時治療這名長老,這時我的五個孩子都在朋友家等著,處理完病人後,我就接了孩子繼續我們的路程。

  對我而言,這好像是件很偶然的事,我恰好來到這裡,花了兩小時醫治一位被毒蛇咬傷的長老,然後我就走了。但是這件事在神的計畫中,並不是從我開始,也不是停在我離開時。

  由長老的角度來看這件事,在他開刀時,有二十多位布農族人焦急的關心他的病情。醫生宣布他需要輸血,這在民國五十五、六年的當時是困難的事;當時人認為血是人身體的精華,即使只抽 10cc 的血來驗血都會讓人身體虛弱。然而卻有十多人願意為他輸血,挽救他的生命。幾個月後,長老康復。

  長老從前常向人傳講耶穌為何要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;康復後,他現身說法向別人分享。若沒有我的朋友輸血給我,我就沒命了,因為我被毒蛇咬了。我死是因毒蛇咬我,我活是因朋友愛我、願意輸血給我。撒旦就是這毒蛇,被毒蛇咬過,沒有人能救自己,因為自己的血都變成毒血;耶穌基督愛我,祂把血輸給我,使我能有新鮮的血而活過來。

  一個對治療毒蛇養傷沒經驗的我,第一次到玉里,碰到這件事,恰巧主治醫師是認得我的李醫師,我偶然間救了這長老。許多事看起來是偶然,但卻是神巧妙的安排,人不可能安排的。然而,另一方面,若我拒絕 Rev. Bradley 的請求,這也就不會發生。當神給我們開一道門時,我們有一顆願意的心,知道失敗、成功不在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