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貝落誰家?
文/吳方芳

  春光初透的一個清寧早晨,我搭乘火車前往花蓮參加秀秀的結婚典禮。

  聖壇前登對的新郎新娘,喚起了我腦海裡許多幾乎遺忘的塵封往事。由衷為秀秀慶賀、歡喜的我,在新人婚禮中,淚如雨下哭紅了雙眼。

  兒時飽經憂患的秀秀在國中時期,入住花蓮善牧中心希望園。力爭上游、乖巧懂事的她,在上帝的祝福和諸多助力下,走出陰霾、完成大專學業,努力不輟的秀秀不僅擁有一份貢獻所長的工作,更有了美好歸宿。
  
像秀秀這樣,能擺脫惡性循環的受虐孩子,真是少之又少。不計其數的受創少女,只有極少數在成年後有健康的生活、婚姻。

  這些年,陸續有好些當年陪伴疼愛的女孩回頭來尋我,早已為人婦為人母的昔日少女今日婦人,多數仍在苦海裡載浮載沈境遇堪憐。午夜夢迴,我不禁思索,到底哪個環結錯漏了,這些童年被賣從娼或慘遭性虐待的小女孩,為何走不出惡性循環?

  其實,安置機構能做的太有限了,機構裡的社工、輔導、諮商人員,永遠替代不了父母的功能。童年的壓傷和苦軛就像重重枷鎖,使人難以翻身!然而,如果沒有機構式的安置家園,女孩們還能一一活著嗎?又哪有今日的秀秀和遭逢一連串不幸際遇仍然流露堅定眼神的小菊……

  然而,當年我若懂得為五歲半慘遭長期性侵的小英,找一對愛她的父母,一個安全溫暖的家、為八歲被賣從娼的小雲尋覓,願意伸手擁抱的養父母,為……啊!成年後的女孩們一定過得比現今平安幸福,一定不會因為情感的飢荒而再三飛蛾撲火、被火焚身。

回首前塵,我真的有些後悔,為何二十多年前不知為這些受創的孩子尋找領養父母呢?影響深遠的父母、家庭是受創孩子落入代代惡性循環,或能告別困厄邁向幸福的癥結所在,溫暖的父母、家庭才是不幸孩童的最佳歸宿!

於是,二十多年後的今天,為「哈拿希望之家」的寶寶找父母,找一個溫暖的家,是我由衷的、懇切的祈禱與企盼。然而專為寶寶找爹娘的「恩慈收出養媒合服務中心」立案成立六個月以來,只有五對父母陸續邁入領養父母必經的領養流程。
  
不願養育沒有自己血緣的孩子,因為
aby生父母有酒癮等背景,擔憂寶寶的健康風險而不敢接納哈拿寶寶,或者只要聰敏、皮膚白、俊秀、沒有缺陷的孩子……種種偏見和觀念造成了寶寶日漸長大,卻等不到爸媽,找不到家的困境。

感嘆之餘,我想起去年在美國奧瑞岡友人
家遇見的AndrewKathy夫婦Kathy眼眶含淚對我訴說:「我們早已為愛滋寶寶準備好了,我們受上帝呼召,立志領養愛滋寶寶。」對照歐美人士的愛心,領養無依孩童的議題對台灣而言,還有一段長路要走。

衷心呼籲各處的教會、團契,甚至企業、團體,容許哈拿和恩慈同工前往分享、舉辦「寶貝找心家」說明會,無辜的小人兒迫切需要父母的懷抱,愈早進入健康家庭愈能斬斷惡性循環!

  早夏的午後,我望著滿屋爬行、學步、嬉笑玩耍、哭鬧的哈拿寶寶,揪心呼求:「主啊!明年夏天之前,讓每個寶寶有爸媽!」

吳方芳
「家立立成長協會」理事長、「哈拿希望之家」台灣地區處長。
附件01: ..
附件02: ..
附件03: ..

東基公益【 台東基督教醫院、一粒麥子基金會、迦南銀髮生活福祉中心、家立立基金會、哈拿之家】
愛心專線:089-310000